突发中风,20多天从偏瘫3级到正常行走,他来杭州说“我欠医护人员一个道歉”

时间:2019-05-25 08:27来源:乐学小记者网作者:新闻当事人

(快报见习陈彦汝通讯员方序孙敏慧)“H?”(最近怎么样?)“Y”(你瘦了 )浙二国际医学中心病区,来自德国的患者K(化名)正在和几位护士聊天 的K身材高大、体格健壮,走起路来顺畅利索,很难看出是脑出血刚出院不久的病人 两个多月前上班时突发脑出血,左侧身体瘫痪,送当地医院急诊后转入国际医学中心 在异国,突发重病,前途未卜,住院的这段时间是K生命中非常灰暗的时刻,几度想自杀 好在有人员悉心照料和耐心帮助,他顺利挺了过来 一个多月前已经平安出院,这次来复诊,他特地向主治医生和照看过他的护士道谢,他还说:“我欠中国医护人员一个道歉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为何K要向中国的医护人员道歉?这其实中西方在思想文化、医疗制度理念方面的差异引起的小插曲 “如果下半生要在上度过,我宁愿现在结束生命”K来中国年,在宁波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工作 两个多月前的一天他上班时左半边身体突然无法动弹,在当地医院诊断为右侧基底节区脑出血,也就是俗称的“中风” K岁,平常烟酒不沾,除了身材偏胖、有高血压之外,他认为自己算得上是健康 “”、“瘫痪”这样的字眼突然劈头砸来,他一时无法接受 病人大致会经历否认、愤怒、协议、抑郁、接受个阶段的心理过程,刚入院的K心理上就处于否认和愤怒阶段,情绪非常低落,求生欲望低 医生时,K躺在床上,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比划成手枪指向自己的头,他告诉医生,自己还年轻,还没有结婚,如果下半生要在轮椅上度过,他宁愿现在就结束生命 安慰打消轻生念头为了安抚K的情绪,唤起他的求生信念,医护人员加强了心理疏导与安慰 们每天抽出时间跟他聊天,听他讲述工作与生活、倾诉烦恼与不满 小蒋发现K时常躺在病床上望着窗外发呆,偶尔还会流泪 得知,发病后K与女朋友出现感情危机,这对身心遭受重创的他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小自告奋勇去劝说K的女朋友,K现在正处于恢复的关键期,心理打击不利于身体的恢复,希望她能继续与K保持联系,帮助他渡过难关 K的女朋友了小蒋的劝说 地K的情绪开始稳定,逐渐接受生病的事实,打消了轻生的念头 照料稳步康复心情好转的同时,K的身体也在稳步恢复中 时他的血压很高,还未脱离危险,病区为他提供特级护理 到他没有家属照顾,又不会说中文,护士们除了照看他的病情外,在生活起居上也对他悉心照料 ,护士长时间待在病房,与护工一起帮助他吃饭、洗漱、如厕,晚上每隔半个小时去病房查看一次 三四K就能在病床上坐起来,血压也降到正常范围 医二院康复科康复师孙德标对K的身体功能进行了精准化的评估,结合他的平时的运动喜好,制定了精准化的康复治疗方案 每天一个半小时的康复训练,K很快就能在护士的帮助下下床走动 不习惯中国文化德国治疗治疗与康复训练双管齐下,入院第天,K已经可以靠着拐杖走动,不用担心下半生要在轮椅上度过了,但K对这样恢复速度并不满意 ,多长时间能出院、身体机能能否恢复到先前的水平是他最在意的,他担心住院时间过长公司不会为他保留岗位,也担心以后身体会落下其他残疾 他很想回德国治疗,在他看来,德国的医疗水平更为先进,加上熟悉的文化环境,他会康复得更好更快 德国人以严谨著称,凡事都有周密的计划 K护士,在德国,医生会为病人制定明晰的康复计划,具体到哪一天、哪个时间段该做什么事,这会减轻病人内心对疾病的恐惧和无助 在表达上,中国和德国也有所不同 中国文化中庸之道,凡事不绝对、不极端,习惯说“也许”、“可能”、“大概”等词,而德国人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讲究精确,要么是“Y”要么是“N” “什么时候能完全康复”“会不会有后遗症”等问题得不到确切的答案时,K感到有些难以理解 着浙医二院“济人寿世”“患者与服务对象至上”的准则,医护人员听取了K的意见,为他制定了康复日程表、实行一对一看护,以期尽量减少文化差异给他带来的不适 身体行动自如,达到出院标准后,K仍然选择了回德国治疗 “我欠中国人员一个道歉”不久之后,一位护士收到K从德国发来的信息,除了表示感谢之外,K还说自己欠中国的医护人员一个道歉 ,德国医生对K的康复速度和结果表示赞许,中国医院及时的救治和恰当的治疗方案让他能在短时间内由偏瘫恢复到正常行走、乘坐长途航班 一方面,德国的医疗系统也不是K想象中的尽善尽美 在德国医院,等了天才做上头颅磁共振检查,而此前在国际医学中心,预约当天就可以做 期间德国医院也没有为他提供一对一的看护 ,会不会留下后遗症、会不会复发等问题,德国的医生也无法给他明确的答案 K才感觉之前对中国医院有所误解,体会到中国的医护人员给与他多大的帮助 中国,K第一时间赶来杭州复诊,此时从肢体动作上几乎看不出偏瘫的痕迹 K的医生,浙医二院神经内科胡海涛副主任医师为他制定了后续的康复措施:服用降压药控制血压、预防复发;继续做康复锻炼,结合健康饮食 几天后就可以回到工作岗位,对此他很感激,“谢谢你胡医生,是你们救了我的命 临走前,K特地去病区,与照顾过他的护士们一一拥抱、道谢 胡海涛,尽管存在着国别、制度、文化、思维等方面的差异,但正如美国医生特鲁多的墓志铭所示,“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是世界上所有正直的医护人员对待患者时秉持的信念 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中国医疗在科研创新和技术手段等方面逐步向国际先进水平靠拢,能够根据患者的需要提供精准高效的诊疗方案,让老百姓不出国门也能享受到优质医疗资源和服务